劍噬九州全本 林傲免費閱讀

劍噬九州全本 林傲免費閱讀

劍噬九州

更新時間:劍噬九州西湖老譚來源:zsy

林傲是著名作者西湖老譚小說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這部小說文筆有保證,基本不會給讀者喂毒,是作者很有代表性的一部都市小說。咱們接著往下看別人鍛劍我吞劍,身懷秘術,小小鍛造師,吞劍闖天下!...

《劍噬九州》在線閱讀最新章節:

第1章 鍛劍少年

天河縣,林家,外院。

煉器堂內。

當,當,當,當……敲擊聲不斷響起,林傲幼小的身體和手中的鐵錘并不成比例,但鐵錘每一次掄起卻是虎虎生風。

火爐上的長劍也已經有了模樣。

這就是林傲的工作。

鍛劍師。

林家外院最苦最累的工作,而且如果沒有完成任務,還會受到堂主的責罰。

林傲已經在這里整整工作三年了。

這三年里,他鍛造的劍器已經一百把,然而只得到了一百個家族貢獻點。

甚至連一門玄氣功法都買不起。

所以,他的修為還停留在玄氣六層!

玄氣一層至十層,是玄者的境界,當玄氣修煉至第十層巔峰,就能開始玄氣化液,嘗試沖擊玄士的境界。

而一旦成為玄士,不論資質,出身,地位如何,都會自動升級為內宗弟子,享受家族供奉,獲得執事堂配給的丹藥,功法,師長指點,一旦立功,甚至還能獲得珍貴的玄兵武器。

玄兵武器是每一個玄士一生中必不可少的東西,普通人一輩子可能都沒機會見上一次,普通的凡兵,是根本無法承受玄士體內那種強悍玄氣的沖擊,一旦輸入玄氣,就會崩毀,根本發揮不出玄士的真正實力。

林傲現在打造的就是普通凡兵,至于玄兵武器只有內院的鍛造堂才能打造。

“林傲,這個月的任務完成了嗎?”

此時,一道粗狂的聲音從里屋傳來。

“葉堂主,我昨日已經將十柄上等凡兵交給了執事堂。

”林傲淡淡的道。

“好,回去吧,明天繼續。

”葉峰從里屋走了出來。

“是,堂主。

”林傲對著葉峰一躬身,走出屋中。

看著林傲的背影消失在門口,葉峰不由的嘆了口氣,喃喃道:“可惜了,這孩子,毅力驚人,性子堅強,如果不是三年前的那次意外禍亂,將來必成大器。”

“三個月后,如果他還不能突破,那時候……”下面的話葉峰沒說,最后只剩下一聲長嘆:

“可惜了~~”

一聲嘆息,裊裊回旋。

門外,林傲的腳步驀然一頓,回頭看來一眼鍛造堂,握了握拳,隨即,毅然回頭,以更加堅定的腳步向著前方前進。

林傲穿過演武場,片刻之后,一座威嚴寬廣的廣場出現在他的面前,地面全是青銅澆筑,上面雕浮著各種飛禽怪獸,栩栩如生,數都數不清,一道完全由漢白玉石雕刻而成的欄桿將整個廣場圍了起來,一眼望不到邊,欄桿之下,行人匆匆而過,卻絕沒有一個人敢踏上那片廣場一步,仿佛那里有什么禁忌一般。

在這個巨大的漢白玉廣場中心,聳立著一座孤零零的古樸樓閣,所有經過那里的弟子全部都繞道而行,目露羨慕,向往,崇敬,但卻無一人敢冒犯。

這就是林家的玄武閣,林家幾百年收藏的玄氣修煉功法,無數的強橫玄技,全都放在里面。

每一年,玄武閣只開放一天,其余時間全部封閉,整個玄武閣周圍,據說被下了整整九十九道禁制,任何人一旦私自踏入那片廣場,立即會觸發禁制,死無葬身之地。

玄武閣。

是林家立足天河縣的根本,是林家的核心,就算是鄰家家主,如果在沒有得到長老會同意前,都無法私入其中,可見玄武閣規矩之森嚴。

停下身形,站在那里,仰望著這座風雨百年的古閣,林傲的心頭百味雜陳,手指下意識的摸向那白玉雕刻的欄桿。

良久,林傲豁然轉頭,拖著沉重的步子,一步一步離開這里。

遠遠繞過前面莊嚴威武的林家外院,經過一條陰暗陳舊的小弄,最終來到一排低矮破落的房子面前。

林傲推開其中一扇木門,走了進去,外面天已經徹底黑了下來,點上油燈。

屋內簡陋至極,只有一張木床和一個破舊的蒲團,這倒是和他的身份非常符合,林傲坐在蒲團上,調整狀態。

他緩緩伸手,從懷中取出一柄手掌大小的短劍。

隨后。

林傲竟然將短劍緩緩刺進丹田,隨機,猛地閉上眼睛,竟然就這么緩緩的行功起來。

如果這一幕,被尋常人發現,只怕立即驚得呆住,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然而,林傲卻不在乎這些。

額頭之上,黃豆大的汗珠一滴一滴的落下,沾濕了他的衣衫,可是他卻仿如不覺,面孔漲的如火玉通紅。

一個時辰過去了,兩個時辰過去了,三個時辰也過去了……

天邊綻射出第一道亮光。

忽然。

“呼”的一聲,靜坐中的林傲,猛然睜開了雙眼,一抹精光在清晨昏暗的房間中閃過,仿佛一道閃電。

隨機,林傲才緩緩平靜下來,整理了一下身上,才發現一身的衣衫都已經浸濕,整個人仿佛是從水中撈出來的一般。

“還有最后一次,這種痛苦,我真不愿意承受,但是為了實力,為了我的榮譽,我卻一定要這么做,別無選擇!”

“幸運的是,我又一次闖過來了!”

臉上露出一個笑容,林傲站起來之后,丹田處被刺入的短劍卻消失不見。

這是屬于他的秘密。

三年前。

林傲丹田被毀,卻意外得到一門神秘修煉功法,上古劍訣。

“以身為劍,以劍為丹田,以玄氣養劍,以萬劍成陣,以劍陣誅天地……”

這就是上古劍訣。

此時。

林傲的丹田內已經有了一柄劍器,普通凡兵。

從凡兵晉升到一級玄兵。

需要吞噬一百柄凡兵。

而。

林傲丹田內的劍器已經吞噬了九十九柄,最差最后一柄,就可以成功突破到一級凡兵。

上古劍訣。

我已經準備了太久了,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

林傲取出最后的一柄凡兵,目露期待。

正當林傲準備將最后一柄凡兵刺入丹田時。

咔嚓!

突然,這時,房門被人猛地一腳踹碎,一個女子跌跌撞撞的沖了進來。

衣衫不整,臉上還有著通紅的掌印,嘴角噙著一抹血跡。

三道身影緊隨著女子走進了房間。

 

第2章 我保護你

“臭丫頭,不要給臉不要臉,讓你伺候我,是你的榮幸。”

當先進來的一個高瘦少年指著女子,一雙色瞇瞇的眼睛肆無忌憚的在女子微微顫抖的身上掃過。

“跟了林秋少爺,保你吃香喝辣!”

“嘿嘿!只要你今晚伺候舒服了秋少,保你以后榮華富貴!”

跟在林秋身后的兩個狗腿子一臉壞笑。

畢竟。

以往秋少玩完的女人,他們兩個也是能分一杯羹,現在自然是要努力完成狗腿子的任務。

林秋。

今年十七歲,玄氣九層,是外院院主的兒子,仗著自己父親的身份,經常在林家外院欺男霸女,糟蹋過不少的女孩,無惡不作。

“林傲少爺,救我!”

女子躲在林傲身后害怕的說道。

“噗……”

林秋忍不住笑了起來,“小妹妹,你找幫手也要找一個靠譜的,找這個廢物有什么用?”

“小優,你怎么來這里了?”林傲問道。

“林傲少爺,小姐被長老囚禁,聽說是內院長老想讓小姐嫁給林古,小姐讓我告訴你,以后要照顧好自己。”

林小優揪著衣角低聲道。

聞言,林傲的眼神瞬間冰冷了下來。

“怎么回事?”

林小優淚水一下子就涌了出來,她抹了抹臉頰上的淚水,“林古突破了玄士,所以長老會承諾把小姐許配給他,小姐氣不過,就去找三長老,可是他們說少爺已經被逐出林家,小姐終究是要嫁人的,不如現在找一個天賦好的嫁了,小姐想要反抗,卻被三長老封了修為,關了起來。”

林傲臉色冰冷,右手僅僅捏著,指甲深深刺入了掌心,“一朝失勢,人不如狗!”

說完。

他那冰冷的目光看向了林秋。

“林傲,雖然林雪是你的未婚妻,但可惜,現在人家已經是林古少爺的女人了,你這個綠帽子帶著的還真是爽!”林秋笑道。

“廢物,秋少和林古少爺的關系不錯,說不定以后有機會也能嘗嘗林雪那個美人。”

“哈哈哈,看來你以后要帶的綠帽子不止一頂!”

……

林傲一個箭步,出現在了林秋面前,后者還未反應過來,林傲一拳便是轟在了他的面門上。

嘭!

林秋腦袋一陣眩暈,整個人踉蹌跌倒。

而林傲并未罷手,他一腳踩在了林秋的胸口上。

噗!

林秋口中頓時噴出一口鮮血。

“廢物,你敢!我父親可是外院院主!”林秋怒吼道。

“外院院主?”

說著,林傲又是一腳踩在林秋臉上。

林秋整個臉瞬間血肉模糊,口中不斷哀嚎:“錯了,我錯了,我不敢了,求你饒了我……”

“林秋,你可以羞辱我,但是林雪是我的逆鱗,再有下一次,我要你的狗命。”

林傲一腳將林秋踢出了房間,然后看向那兩個嚇懵逼的狗腿子,道:“帶著他滾蛋,不要讓我再看到你們三個,否則,格殺勿論!”

“是,林傲少爺!”

兩個狗腿子急忙抱著林秋離開。

“小優,林古什么時候要迎娶林雪?”林傲冷冷的道。

“明天!”

林小優說道。

“嗯,你先回去告訴林雪,這些年委屈她了,從今以后,我林傲絕不會讓她受半點委屈。

”林傲語氣平淡,卻又不容置疑。

“是,林傲少爺。”

林小優乖巧的點點頭,然后離開了小屋。

林雪。

林傲的未婚妻。

三年前,林傲的丹田被廢,林雪被逼要和林傲解除婚約,可她以死相逼。

最后,是她護住了那一紙婚約。

也是她護住了林傲的性命。

“小雪,三年前,我讓你承受了一切,三年后,就由我來保護你吧。”

林傲說完,取出了長劍。

噗!

長劍刺入丹田。

“!”

一瞬間,林傲雙眼陡然圓睜,整個五官直接扭曲了起來。

痛!

簡直是痛不欲生!

這一刻,林傲感覺全身仿佛被刀片在一寸寸切割。

這一次的修煉,比以往九十九次修煉加起來都更痛苦。

林傲牙齒緊咬,全身劇烈顫動著。

不成功便成仁!

時間流逝。

林傲插入身體的那柄劍器,已經消失不見。

深夜。

一道輕微的劍鳴聲突然在林傲體內響起,而一瞬間,林傲整個人倒了下去。

與此同時,一股氣流突然自他身上散發出來。

玄士!

而在林傲原本丹田的位置,那里,懸浮著一柄小小的劍器,周身縈繞著白光,極淡!

這白光就是劍器的靈性之光,也就是所謂的“劍之氣象”,表于劍外,盈盈閃爍。

玄士境!

一階玄兵!

終于成功了。

林傲雙拳緊握,整個身體在微微顫抖,那不是憤怒,那是興奮的,此時的他,就像是在漆黑的深淵之中突然見到一束光,絕境之后看到希望,他如何能不興奮?

最重要的是,這上古劍訣是可行的,他可以繼續修煉,直到體內的劍器晉升為九階玄兵。

“林家,林古,林巖,林子瑜……所有曾經看不起我的人,所有曾經羞辱我的人,我林傲又回來了,你們準備好了嗎?”

林傲語氣冰冷的道。

玄士!

林家年輕一代的弟子中,也僅有三人罷了。

而,林傲當初被稱為天河縣第一天才,不是靠吹出來,而是用實力打出來的。

同等級的武者中。

林傲從沒遇到過對手。

現在。

他還修煉成了上古劍訣,有了一階玄兵,實力發生了質變,恐怕整個林家,也沒有人是他的對手。

畢竟林家還沒有玄師出現。

至于高階玄士。

憑借林傲的實力,也是可以一戰,甚至有機會獲勝,畢竟曾經作為林家最核心的弟子培養。

林傲還是有不少的底牌,而且這三年,他從來都沒有松懈過。

“時間也差不多了,林家,我倒要看看誰敢動我林傲的女人。

”林傲傲然道。

 

第3章 一路殺戮

林家,內院。

三長老走進了林雪的房間。

“雪兒,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笑一笑。

”三長老林議微笑著說道。

“我可以嫁給林古,但是我要林傲活著離開林家。”

林雪冷漠的道。

“當然,我會親自送他離開林家的。

”林議點點頭道。

“好,那我們出去吧!”林雪站起身來。

“這才乖,你嫁給林古,我們和林鴻風結為親家,以后,這林家就是我們的了。”

林議興奮地說道。

林雪看著這個養育了自己十五年的親生父親,突然覺得有些惡心。

此時。

林古帶著花轎站在了林雪的院外。

周圍也全都是林家子弟,甚至還有不少外院的弟子。

“我去,林古少爺不愧是超級天才,這才十七歲就已經突破了玄士境。”

“聽說林雪也是玄士,這一對簡直就是郎才女貌。”

“靠,林古父親是大長老,林雪父親是三長老,這兩家結合,林家內院院主的位置恐怕要落在大長老手中了。”

“我看也是,畢竟林議是嫁女,能攀上林鴻飛這個大腿,已經很好的結果了。”

……

這些議論聲全部到了林古的耳中。

林古嘴角露出一抹微笑。

三年前。

林傲丹田被廢,他從備胎轉正,成為林家主要培養的對象,他父親的身份也是水漲船高。

今日。

他身邊女人無數,但是他依舊要娶林雪。

就是因為林雪曾經和林傲定下婚約。

“小六,去請林傲了嗎?”

林古開口問道。

“嗯,林樂已經去了。

”林古身后的青年說道。

內院大門。

林傲被兩名護衛攔在門外。

林傲當初為世子時,府中之人見到他無不是恭敬有禮,主動打招呼,但他現在已經不是世子,從前那些阿諛奉承之人,現在見到林傲基本都想踩一腳。

畢竟。

能踩當初的天河縣第一天才,這感覺也很爽。

“讓開。”

林傲冷漠的道。

“林傲少爺,你已經不是內院的人了,想要進內院,這恐怕有點難度。

”護衛冷笑著說道。

“當然,林傲少爺當初也是林家世子,如果跪下求求我們,或許會心軟讓林傲少爺進去。”

“哈哈哈……”

兩名護衛頓時大笑了起來。

林傲手中白光一閃,一柄長劍出現在他手中。

嗖!

長劍落在護衛的脖子上。

鋒銳的劍芒,讓護衛渾身汗毛倒豎。

“讓開!”

林傲再道。

“廢物,我可是內院護衛,論起級別,比你更高,你敢動我?”護衛強忍著恐懼道。

林傲手中長劍斬過。

噗!

護衛的腦袋和身體頓時分了開來,鮮血如柱。

“撲通”一聲,另外一名護衛跪倒在地上。

“林傲少爺,我錯了,求您饒我一命。

”護衛恐懼的道。

“滾……”

林傲低喝,收起玄兵,朝著內院走去。

呼……

護衛深吸一口氣。

他忽然想起,三年前的林傲就是這么的無法無天,當初,整個天河縣年輕一代都需要仰視他。

“回來了嗎?”

護衛喃道。

他并沒有著急將此事上報,若是林傲真的回來了,也算是一份善緣。

林傲剛踏入內院,一個清瘦少年帶著三名護衛從里面走了出來。

此人,正是林古的弟弟,林樂。

林樂看了一眼林傲,微微一愣,很快,他那蒼白的臉上就露出了輕蔑的笑容:“這不是林傲世子嗎?怎么?你也想去看我大哥的婚禮?”

“放心,林雪嫂子很漂亮,尤其是那大長腿,看的我有想上了他,可惜我大哥讓我十二點以后在過去,可惜了,只能上個二手的。”

林樂邪魅笑道。

“二少爺,您可以請林傲世子去觀看啊,想必是非常刺激。”

“就是,林雪可是林傲世子的未婚妻,據說,兩人的婚約還沒有取消呢。”

“原來是這樣啊,我說怎么看見一大片青青草原!”

……

三個護衛附和的笑了起來。

龍有逆鱗,觸之必亡!

林雪就是林傲的逆鱗。

林傲目光森然,冷冷的說道:“林樂,三年了,看來你們都要忘記我了。”

一階玄兵,出鞘!

林傲突然一個疾步,速度之快,宛如一縷清風。

玄兵直指林樂!

“林傲,你一個丹田被廢的廢物,也敢對我出手,我現在已經是玄氣九層。”

林樂傲然道。

說完!

林傲的劍已經落在了林樂的眉心處。

噗……

長劍貫穿林樂腦袋,林傲抽劍,神色淡然,仿佛他剛才殺的不是林家弟子,而是一個螞蟻一般。

那三名護衛都驚呆了,林樂可是林古的弟子,大長老的二兒子。

就這么被殺了?

還是被一個丹田被毀的廢物所殺?

“林傲,你放肆,你竟然殘殺本族弟子,按律當斬!”其中一名護衛充滿爭議的道。

林傲一步跨出。

長劍斬落!

發表意見的護衛頓時腦袋和身體分家。

“你們兩個服不服?”林傲問道。

“殺人了!”

“林傲殺人了!”

兩名護衛高喊著跑向了演武場。

林傲一手提著玄兵,一手提著林樂的尸體,神色淡然朝著內院走去。

演武場。

林雪剛走下花轎,那兩名護衛就滿身是血的沖進演武場。

“大少爺,林傲殺人了,二少爺被林傲殺死了。”

“什么!”

高臺上的林鴻飛怒吼道。

“不可能,樂兒可是玄氣九層,林傲那個廢物不過是玄氣六層,憑什么能殺死樂兒!”

林鴻飛吼道。

“大長老,二少爺真的死了,被林傲一劍斬殺了,我們根本來不及反應。”

護衛依舊是心有余悸說道。

“樂兒死了,你們憑什么還活著。”

林鴻飛躍下高臺,兩掌直接送兩名護衛送上西天。

這時候。

林傲提著林樂的尸體走了進來。

鴉雀無聲。

數百名林家弟子都呆呆的看著走來的林傲,眼中皆是充滿了難以置信。

林鴻飛看著林傲手中的林樂。

噗!

一口精血噴出,他死死指著林傲,臉色猙獰到了極點。

“啊……林傲小兒,當年我放你一馬,你竟然敢殺我樂兒,我今日一定讓你死無全尸。”

林鴻飛怒道。

 

同類文學小說

二人麻将哪个平台好 河北排列7走势图百度 25选7最新开奖结果查询 福建36选7中奖查询 (^ω^)MG星尘游戏规则 一码中特的网站 (★^O^★)MG黑豹之月app 6肖中特怎么赔 (^ω^)MG欢乐骰子乐如何爆大奖 (^ω^)MG财炮连连免费试玩 (*^▽^*)MG戴图理的神奇七试玩网站 体育彩票6十1开奖号码 金多宝四肖中特期期准 (*^▽^*)MG马戏团爆分打法 (*^▽^*)MG海豚礁_稳赢版 (^ω^)MG湛蓝深海游戏网站 吉林快三走势图和值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