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天真葉塵全文免費閱讀-任天真葉塵小說

任天真葉塵全文免費閱讀-任天真葉塵小說

撿到老公是隱藏boss

更新時間:撿到老公是隱藏boss舞凌盟主來源:zsy

《撿到老公是隱藏boss》男女主角為任天真葉塵,是舞凌盟主為大家帶來的超精彩現代言情小說,正在網易火熱連載中。撿到的失憶大帥哥,穿衣顯瘦,脫衣有肉,學東西快,吃得還多,女主微薄的畫漫畫工資遲早要被吃垮,盼星星盼月亮等著他恢復記憶,這期間,卻如過山車一樣刺激……...

《撿到老公是隱藏boss》在線閱讀最新章節:

第1章 倒在門前的乞丐

月黑風高之夜,漆黑的巷道內:

墻面人影幢幢,追逐的腳步聲傳來,伴隨著緊張急促的吶喊聲。

那是深夜的城中村,在這里可能存在暴力和無法無天的斗毆,那也只是偶爾會有動靜,今夜格外驚動,甚至出現了不絕于耳的槍聲!

作為推理漫畫家任天真小姐,披著一頭及腰黑發從床上被嚇醒。

窗外傳來追逐吶喊聲,好奇心泛濫的她,勇敢拉開了窗,探出頭,看向外面……

只見一陌生男子,攀上了下方低矮的屋檐,站在月色之間,和剛探出頭的她相距不過十米。

他身后是皎潔的明月,身形頎長像是黑夜的使者,身后宛若黑翼消失,而一不小心墜落凡塵,落于屋檐之上。

厚云流逝,月色敞亮,天真和他對上了視線。

只見他眸光微寒,發絲搖曳,清冷面容和強勁的氣場,仿若他才是漆黑之夜的一輪皎皎明月,奪目耀眼,氣質非凡。

那是不屬于黑暗的氣質,一張俊逸的臉龐,寫滿了難以揣摩的冗長故事,那一定相當精彩絕倫。

黑夜也難以阻擋天真欣賞此人的容顏,如此俊俏的一名男子,至少完全符合任天真對于漫畫男主的形象設計,光是遠遠這么看著他,繪畫靈感爆炸。

這個人,一定不是普通人。

起碼不會像她一樣只能宅在家畫漫畫度日。

思索間,幾個高大的黑衣人便穿梭在城中村小巷中,男子壓低身子,好似在躲避。

那一刻男子和黑衣人們不過一面屋墻之隔,只是高度不均。

視野開闊的高樓上,將底下人盡數看遍,而雙方緊張萬分的情緒全部投給了任天真一人。

黑衣人左右環視,看到了五樓窗臺的任天真,怒吼著問她:“在哪里!他躲哪里去了?”

任天真嚇得后退,聯想到黑衣人已經意識到他可能躲在附近,如果不救他,他們一定會找到……

鬼使神差,任天真抬起手,顫巍巍的手指指向一個遙遠的方向。

那一刻,黑衣人順著那個方向沖了出去,消失在夜幕之中。

塵風俱靜,月明星稀,黑夜的恐懼,不過如此。

躲在屋檐的男子,抬頭望著任天真,半晌,沒有任何道謝或者簡單的一個彎腰也好。

他往相反的方向跳下,毫不留戀地逃離。

看到他離開,任天真長吁一口氣,迅速將窗戶拉好,把燈關上,僵直躺在床上。

安靜不過片刻,抓耳撓腮質問自己,自己都干什么!

要是逃犯怎么辦?

要是警察便衣抓人怎么辦?

要是自己誤事了怎么辦?

一晚上的思想掙扎后,失眠的任天真從床上爬起,洗漱完趴在電腦桌前畫畫……

沒錯,她是身高158,今年22歲的文藝小青年,某平臺推理漫簽約畫家,選擇在家連載漫畫,月入三千基本茍活度日。

就在昨天晚上,她,好像攤上大事了!

……

任天真盯著黑眼圈,額頭劉海夾著發夾,穿著松松垮垮的睡衣刷牙,半晌后,責編羅小漫奪命連環CALL突然帶來一個好消息!

告訴她,就在昨天,她的漫畫實體銷售已破千冊!

雖然和大神們相比她只能是墊底的,但對初次體驗的她來說,已經是天大喜訊!

為了慶祝此事,今天,她要忘記昨晚的不愉快,出門吃火鍋!

酒足飯飽。

任天真摸著自己渾圓的肚皮,進便利店采購一番,泡面飲料零食囤了一個星期的,剩下的等網購再囤兩個月即可。

回去的路上才發現是工作日,居民住宅區人挺少,偶爾有老爺爺坐在公園的小板凳上乘涼。

有社交恐懼的任天真頭也不敢抬,回到了樓下……

只見一人蜷縮在樓下大門邊,擋住了回家唯一的路。

她伸出三十六碼的小腳丫碰了碰,發現是軟的,而且還動了!

哪里來的乞丐?等別人發現就會趕走他了,她就不管了……

她咽咽口水,跨開超大的一步,成功躍了過去!

剛躍過去,腳腕被他突然拽!

“!”天真大叫一聲,拿著手里的重物狠狠砸向他的腦袋!

“咚!”地發出撞擊聲。

“乞丐”突然沒了動靜,天真才發現剛才狠狠一砸,他的腦袋流下一串血水。

啊啊!

砸他的購物袋里還有飲料等重物,怕是要把人砸死!

危機時刻,天真拿著手機想報警,但他突然呢喃道:“水……給我水……”

天真小心地靠近,拿出剛買的水遠遠遞給他,他卻無動無衷。

“你到底要不要,不要我放地上了……”

天真把水放在旁邊,他也沒動靜。

天真默了會,擰開蓋子,對著他的臉把水倒了下去……

“嘩啦”一聲,“乞丐”的臉被水覆蓋完全。

他干癟脫皮的嘴唇里伸出舌頭舔了舔,虎牙明顯的一排白牙也太誘人了……

天真眨著大眼睛好奇看著他。

他臉上的臟東西和血水被沖洗,干凈的臉看起來異?∫,輪廓分明,鼻梁高挺,連睫毛都好長,像極了昨晚目中無人的漫畫男主逃亡犯!

這么巧!天真大驚失色,不會是來索命的吧?

天真摸著下巴認真分析著……真的好帥啊,感覺自己現在能看著他畫出三百張畫。

她沒得罪他吧,看穿著不破,應該不是乞丐,還是交給警察吧。

“喂你……我給你打120,然后你自己報警找家人。

”天真說著已經拿出手機,退到一旁撥號。

不過一瞬間,他猛地起身,將她拿手機的手摁在墻上,把人死死鎖在墻邊,森冷的氣息從唇邊吐在天真臉上,那副樣子,仿佛要吃人般可怖。

任天真在這一刻已經認為自己遭遇壞人,要被殺了。

他那雙緊蹙眉頭下的眼睛瞳仁,牢牢將她釘在墻上,唇色薄涼,嘶啞吐出幾個字:“別告訴任何人……拜托你……太危險了。”

危險?

第一次近距離接觸男人,甚至是第一次被壁咚,可為什么偏偏是這樣的境遇?

任天真抬著頭,卻縮著脖子,才發現這個人好高,而自己無法再后退,腳尖踮起,腳后跟壓在墻腳,退無可退,滿臉不知所措。

媽媽,我是不是遇上壞人,我要死了嗎?

任天真眼角帶淚,楚楚動人。

他看得一愣,發覺她在發抖,輕聲吐了句:“我不會害你……”

說完,腦袋瓜子又流下了一串猩紅的血水,他暈乎乎松開了她的手,然后往外面走沒兩步,“撲通”一聲巨響摔在地上。

嚇得天真還沒流出來的眼淚都縮回去了。

“有沒有人?來看看他……”天真再次小心翼翼走到他旁邊,伸出手探了探他的鼻息,氣息穩重,死不了……

倒在地上才看清,他的后背竟然有一處傷口,因為血液凝結,現在周圍已經成了黑色的,中間還有點暗紅色的鮮血在流。

“要趕快處理。”

天真遲疑片刻,要把他……拖回家包扎嗎?

第2章 我要住下來

家里蹲死宅推理漫畫家任天真小姐。

日常工作是,發夾夾起長長的劉海,在昏暗的房間內打開電腦,拿起筆觸,慢慢描繪起腦海中的畫面……

現在她暴躁得只想掀桌,畫個錘子!

她外面的客廳里現在躺著一個看起來有一米八的大高個大帥哥!

把人拖上來之后,她秉承著此人可能是壞人的想法,用之前網購來的藥箱子給他做了緊急的止血和包扎。

他背后的傷口看起來是被尖銳的東西刮到了,幸好不是槍傷,否則她干不來取子彈這種事。

作為推理漫畫家,雖然她很想看看傷是怎么樣的,但總覺得想法太殘忍了,要是子彈打在后背中間,這人早沒命了。

處理完后,把他的手用尼龍繩捆了起來,以確定他醒來后不會爆發。

剪開他的衣服才發現,這人一身的腱子肉和頎長的馬甲線,不止帥還man。

任天真根據網上學的一些知識,猜測他應該是喜歡健身或者游泳之類的,手指纖長皮膚白皙,家里應該不會窮。

暫時推測了出這些,任天真準備了水和一些面包扔在客廳的桌上,躲進了房間。

實在太在意了畫畫也沒心思,外面突然有了響動,估摸著是醒了,大門她也沒用鑰匙鎖上,他要走隨時能走。

“哐啷啷”幾聲劇烈響動后,天真實在無法容忍了,打開門縫偷看。

沙發上人不見了,廚房好像也沒有,面包沒了,水沒了……剛才的聲音是墻上的掛飾掉下摔碎了。

“喂……”

男人低沉的聲音傳來,突然從門的盲區探出頭,明眸俊臉徒然暴露在天真的面前!

天真立馬反應關門,卻被他一把拽住把手,膝蓋抵進門縫,強勁的力道讓每天宅在家里的軟妹天真束手無策!

他沖破房門,用力過度往前傾倒,天真嚇得往后直退,猝不及防被男人狠狠壓在了身下。

房間里窗簾緊閉,只有電腦屏幕發著光。

他突然倒下,覺得背疼、腦子疼、膝蓋疼,以至于喘息聲越來越清晰。

他身上纏著繃帶,溫熱的氣息吐在天真耳畔,只穿著一條褲子,在天真眼底簡直……禽獸萬分!

任天真紅著臉狠狠捶了他胸膛幾拳,找出空隙快速鉆出去,坐在地上,拿著水果刀和一個瓶子,舌頭打結道:“你你你……快出……出去,我有刀的啊,我還有防狼狼……噴霧!你敢動我一下我死也不會放過你。”

他視線總是模糊不清,腦子里刺痛,眼前的女人扎高劉海露著潔白的大額頭,哆哆嗦嗦的樣子好滑稽……

“這里……”他往后退了一步,眉頭緊蹙按住腦袋,“是哪里?我是誰……”

“?”天真哆嗦的弧度小了點。

他道:“你認識我嗎?”

天真噎著口水,反問:“你……什么都想不起來了?”

他搖搖頭,“我好像叫……葉塵。”

天真放下匕首,內心五味陳雜:我的天,上輩子她是積了什么德,竟然讓她遇上了失憶橋段!

她能借著勢頭立馬畫出三千……哦不三百張畫,把他帶回家,還是有點點用途的。

他艱難爬起,環視一眼四周,順手打開了房間燈,才看清不大不小的房間里塞滿了東西,不算亂,但東西很奇怪。

鬼的面具,牛的頭骨,丑陋的連體衣還有鋼絲圈等……地上鋪了柔軟的墊子,好幾個丑陋的布娃娃,還有骷髏木偶……

“你還能想起什么?”天真從地上爬起來。

葉塵垂下頭,腦子一團亂,斷斷續續好像有幾個畫面,但詳細的想不起來,一想就頭疼。

“你先別想了……”天真見他無害,把他推到外面坐下,給他倒了一杯水,道:“這么多年的生活習慣應該不會忘。”

葉塵接過水杯,低聲道:“為什么幫我?”

“你怎么知道是我幫你?不是什么都忘了?”天真說話的時候,搬著小板凳坐得老遠,保持警惕。

“這里是你的住所,我最后看到的畫面是……”

葉塵看到一個女孩,蹲在旁邊和他說話,樣子好像很擔心。

“我實話跟你說,你倒在我家樓下,我不得已才把你拖上來,而且你可能是哪個有錢人家的孩子,但是不排除已經破產了正被黑社會追債。”

天真說著把小板凳又往后移了移,隱瞞了自己的私心,難道要實話說他很有漫畫男主的臉,自己看著挺有靈感的?不,但事實上來后她就緊張得一張畫沒畫出來。

“你身上沒有證件,沒有錢包,連手機也沒有,我真的沒偷偷拿走騙你,全身上下只有一條非常中二的項鏈……”

“項鏈!”說到這里,葉塵一摸空蕩蕩的脖子,猛地站起身,牽動傷口又疼得摔回沙發。

天真走到玄關放鑰匙的地方,她解釋道:“我把你拖上來的時候,掉在樓梯里,上來后順手就放這里了。”

項鏈是一顆鵪鶉蛋大小的湛藍色橢圓寶石,底座有很奇妙的紋理。

色澤很亮,當初天真能在樓上一眼鎖定他的位置就是因為這如星光般的流光溢彩吧。

挺硬的,掉下好幾層階梯,一點刮痕都沒有。

葉塵接過這塊沉重的項鏈,握在手心,一臉的堅韌,雖然想不起來是什么,但剛才自己的條件反射現象,說明很重要。

天真猜想會不會是價值連城的寶石?能買下一棟大樓的那種?

“謝謝,好像是很重要的東西……”葉塵道了謝,看向遠處的天真。

天真隨著板凳已經移到很角落的地方。

“你很怕我?”葉塵問道。

天真又拿起水果刀,解釋:“我和你非親非故,孤男寡女共處一室,當然怕你,你沒什么事的話,自己去警局求幫忙,我給你畫個地圖,走上兩小時應該能到,不想走的話我可以提供兩塊錢……”

“你也說了,我家可能破產,我正在被黑社會追殺……”

“我那是猜測!”

“為什么會這么猜測?”

“我看見……”天真遲疑了下。

她還是把昨晚的事情告訴了他,看到他被追,沒告訴自己指了一個錯誤的方向救下他。

“我要住在這里。”

“嗯隨你……”天真反應緩慢,應完才驚訝地跳起來,“別開玩笑了!”

葉塵雙手交叉,放在腿上,微微彎著腰,語氣沉穩,氣質盡顯:“直到我恢復記憶,期間我不會打擾你。”

“可這……是我的家,我也沒錢養……”養帥哥……

“我可以給你打欠條,只要我不死,就一定會還你。”

“我……”

天真遲疑期間,葉塵不知何時已靠近,那壓迫的微妙感覺,讓天真連忙擺手道:“行行行,你別靠近我!”

葉塵嘴角微勾,坐回了沙發。

“想住下來,可以,沒問題,”天真正了正色道,“但是我有條件。

第3章 反正你在我眼中

任天真小姐,鎖在房間里徹夜想了同居守則,準備打印成本,掛在外面當日歷一樣。

同居法則第一條:關于房間,不準踏進房間一步,不準偷看房間一眼。

這一點,是誓死必須遵守的條件!

葉塵認真聽講,點點頭,內心:反正都看過了,沒什么好看的……

葉塵的床是客廳沙發,目前沒有多余的被子,客廳只有風扇,拿毯子湊合就行。

葉塵在這一點有疑問:“如果天氣很熱呢,沒有空調我會睡不著。”

天真指著冰箱,無情道:“到時候你自己裝幾個冰袋貼臉上。”

“……”葉塵建議,“你晚上睡覺把房門打開,我也能吹到空調。”

“不行!”

“嘁。

”撇臉。

“喂喂,我聽到了。”

葉塵沒有換洗的衣服,天真拿了幾個中性的寬松衣服給他先套套,等網購來了再說。

葉塵換上一件果綠色的襯衣,穿衣顯瘦脫衣有肉的健美身材,穿上去是有點緊了。

但是這種莫名好看讓天真捂住了鼻子,感覺快流鼻血了,怎么會有人的容顏這么經敲耐磨,簡直可帥可美……

“我長得好看嗎?”葉塵毫無所覺,單從天真欣賞的樣子和靠近時臉紅的樣子來說,自己應該不差吧。

“好看個鬼,難看死了。

”天真撇著嘴死不承認。

“是嗎……”葉塵耷拉下腦袋,有點傷心,好似狼犬突然的嚶嚀沮喪,任哪位姑娘瞧見了,都難以抵擋的巨型沖擊。

天真捂住臉,造孽啊,遲早有一天她可能會倒貼!

不行!她是主子,她要威嚴霸氣不食人間帥哥!

所以制定同居法則第三十六條:關于關系,對外說是姐弟,對內是主仆,不可違反。

葉塵看著天真小姐一米五幾的身高,用手比劃了一下,道:“主與仆我沒問題,但是……怎么看我都是哥哥吧?”

“我不管!”

葉塵爽朗一笑,道:“主人可真任性。”

天真把臉轉開,故作鎮定,體驗了一把大小姐的游戲,以為自己裝得很成功,耳根子紅了都沒發現。

葉塵來到任天真小姐的住處同居的第五天,身體基本重拾對生活用品的習慣,只是記憶還是斷斷續續的,連不起來。

他還發現,他的主子不管白天晚上都不會出門,成天鎖在房間說是工作。

冰箱里塞滿了速食食品和飲料,天天外賣加水果,走過最遠的路,就是到附近一百米的便利店,買零食。

而她制定的同居法則第六十八條:沒有她的允許,葉塵不能隨便離開租房,甚至只是出去樓下,因為他現在是逃債身份。

葉塵的身體看起來也不是用來宅的,剛開始會在家原地仰臥起坐和俯臥撐,后面,就算偷偷出去跑步,也不會被發現。

因為實在無聊,好說歹說借到了天真的iPad,身體的感覺忘不了,一拿到手上就會操作,但是登錄社交軟件時,卻在關鍵時刻忘記了密碼。

只能暫且放棄從這里突破。

葉塵躺在沙發上,單手枕著后腦勺,望著天花板,拿出項鏈看了看,寶石中的清透藍色仔細看會發現,有一股詭異的黑。

總覺得這件事沒有追債這么簡單。

“吱呀”一聲,房門打開。

主子天真掛著兩個黑眼圈走出來,從冰箱里拿了根雪糕想提神。

她一回頭看到沙發上的葉塵,嚇了一跳,又摸摸胸口道:“一周了還是不習慣家里有外人,差點以為是做夢。”

然后進房間繼續奮斗。

這工作強度的確很厲害,不過天真說只有這幾天需要趕稿,月底要截稿了。

小小的年紀,小小的身子,卻很有自律性。

葉塵對她也算是小小刮目相看。

……

天真再次從房間里出來時,是因為外面的飯菜香。

她流著口水走出來,看到葉塵拿著鍋,圍著一直沒用過的女仆圍裙,口水流得更嚴重了。

天真乖巧地坐在餐桌邊,看著清蒸魚、紅燒雞翅、蒜蓉白菜,和晶瑩剔透的白米飯道:“你竟然會做飯?”

葉塵解開圍裙,淡淡道:“不是很熟悉,但是網上有菜譜,照著菜譜做,誰都會做飯。”

“我就是例外。

”天真扶額,她幾乎是黑暗料理界的至尊王者。

葉塵一坐下,天真就動筷子,久違的白米飯,熱騰騰菜,吃著吃著,眼淚一顆顆落在腿上。

葉塵眉頭一蹙,驚得怔在原地。

“對不起……我只是想我爸媽了。

”天真擦擦眼淚,掩著面容。

“我之前和他們說,我要當漫畫家,他們不答應,我就逃出來了,那之后已經過了一年多……”

“我做飯難吃,做什么都笨手笨腳,他們斷定我會忍不住回去,可是我不想放棄我的夢想……可我畫了這么久,實體漫畫書才賣出一千多冊……”

葉塵沉了下氣,夾了一塊雞翅放在她碗里,輕聲道:“已經相當厲害了。”

“你知不知道那些同行賣了多少?”天真伸出五根手指,“至少五萬。”

葉塵看著她晃動的指頭,突然伸手抓住她的手。

“你!”天真嚇了一跳。

他的手掌溫溫的,而自己的手,長年像是從冰窟里剛撈起來。

“別動。

”葉塵拽緊,用手指搓了搓她的手指兩處,軟綿綿的小手指上,有著握筆太久留下的粗糙繭痕。

葉塵一勾唇角,那醉人的笑容毫無保留地展現在天真面前,他說:

“我不管別人如何,反正你在我眼中……很厲害。”

原本已經要止住的眼淚,在看著他時,一顆顆滿溢而出,干干脆脆的,直到留在眼眶的眼淚將他的樣子模糊……

取而代之的,是曾經不堪的過去,那個狠心轉身離開的背影,現在好像越來越模糊了。

她破涕為笑,將手抽回來,嗔道:“吃飯!”

兩人坐在一桌,各吃各的,天真心情不錯,吃飯一口接著一口,超滿足。

“對了……”葉塵突然出聲,囫圇吃下一口飯,道,“錢用光了。”

“……”

同類文學小說

二人麻将哪个平台好 pt电子游戏pt电子游戏 (*^▽^*)MG疯狂赌徒2_稳赢版 3d试机号30期开奖 河北快三走跨度走势图 (^ω^)MG电音歌后援彩金 (*^▽^*)MG黄金版游戏说明 (★^O^★)MG幸运日首页 彩票安徽快3开奖结果 (★^O^★)MG银行抢匪2彩金 (^ω^)MG彩色三角_稳赢版 (-^O^-)MG狂野之鹰玩法介绍 公式规律特尾出码 (*^▽^*)MG舍伍德的罗宾试玩网站 (★^O^★)MG进击的猿人奖金赔率 网赚平台做事犯法吗 md大航海时代2意志加强版攻略